尽管像日本的足球青训体系也离不开校园足球-新车资讯-双辽新闻
点击关闭

学校校园-尽管像日本的足球青训体系也离不开校园足球-双辽新闻

  • 时间:

小李子花月杀手

目前的校園足球,最缺乏的其實就是優秀的基層足球教練,很多學校也開展了足球課,但代課的老師其實只是體育老師,他們的足球水平,比一名喜歡踢球的業餘球員好不到哪裡去。

但其中,只有石家莊石門實驗、長沙雅禮中學和華南師大附中是純正的校園足球,他們和剛才所說的深圳翠園中學一樣,都屬於很不錯的足球傳統學校,其他14支掛着學校名稱的球隊,要麼是職業俱樂部的梯隊,要麼是足協的梯隊,要麼是業餘俱樂部的梯隊。

U15總決賽6支:成都棠外、上海江鎮中學、建業88中、石家莊石門實驗學校、廣州5中、廣州89中;

只有一些有足球傳統的學校,他們有着自己的足球教練(有編製,有保障),這些足球教練也有熱情,有情懷,能夠耐心地培養孩子踢球,但這隻是少數——準確說,極少數,九牛一毛的極少數。

很悲哀不是?但換位思考,如果你是家長,你該怎麼選擇?在制度和環境面前,我們都是非常脆弱的,就像,你明明知道孩子作業多,還是忍不住要一些名校的作業來讓孩子多做一些;你明明知道孩子沒時間玩耍,但周末仍舊是各種各樣的輔導班;就像你明明可能買不起,可還是悄然關心一下學區房;還有,你會關心什麼才藝才可以讓孩子去名校,關心着考試製度又有怎樣怎樣的變化,等等。

日本校園足球非常出色,除了教育體制,除了傳統,教練也是非常關鍵的一環,日本的薪酬體系已經非常穩定,一名優秀的青少年足球教練,他在學校里教足球,和在俱樂部梯隊教足球,薪酬差別並不大,雖然是不同的領域,但卻是同一個崗位。

正是如此。(編輯:姚凡)

1月16日訊 隨着昨晚國奧在U23亞洲杯小組賽最後一輪中負于伊朗,小組三連敗出局,無緣東京奧運會。今日《足球報》撰文對中國足球進行了三重解析,分別是亂政之禍、青訓之苦以及制度之困。

但是,除了真正的足球人,沒有多少人覺得奇怪,他們還覺得,我們這是真正貫徹校園足球的精神了呢。

說起來,青島是足球城,足球城都出現了這種情況,那些沒有足球傳統的城市出現什麼現象,掰着腳趾頭也能想象得出來,那些數千人,上萬人的學校,管理得像軍營一樣,他們又能踢什麼足球?

我們的孩子正在變成做作業機器、輔導班機器、考試機器,他們已經被剝奪了快樂,這樣的教育環境,你談什麼足球的土壤?而走上另一條道路的踢球的孩子,他們漠視學習,同樣變成了踢球機器,這樣的孩子,你又能對他們抱有多大的希望呢!

然後,中國教育和中國足球在12歲這個階段就此分道揚鑣——12歲之前,大家都開開心心踢足球(雖然這個年齡段的基層教練水平很一般),也好好學習,12歲之後,準備學習徹底放棄了足球,準備踢足球的徹底放棄了學習,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

很多很好的想法,總是在操作和實施階段出現各種各樣神奇的事情,就好比足球操,,即便是全國性的校園足球工作會議,示範學校仍舊熱火朝天地做着足球操,好吧,足球操也行,你光用腳也行啊,多少還能增加一點點球感呢,可是,你用手舉着足球甩來甩去,那是要幹嘛呢?扭秧歌多好,那可是勞動人民智慧的結晶。

所謂的「編製」也遏制了足球教練進入校園足球,即便是全國開展校園足球較好的地區,也只能悄悄開一兩個口子,或者通過補貼的方式給來學校教足球的教練一些補貼,但他們不是學校的教職工,現在足球熱,學校自然願意拿錢補貼他們,讓他們來教足球,哪天足球不那麼熱了,這些學校自然也就不需要這些教練了。

儘管像日本的足球青訓體系也離不開校園足球,但在中國,校園足球絕不等於青訓,只有極個別的校園足球接近於青訓,比如段劉愚所出身的深圳翠園中學,他們的校園足球搞得很不錯,所以也出現了段劉愚這樣的優秀球員。

校園足球不等於青訓先舉一個小例子:兩年多前,校園足球舉行了一次前往歐洲的教練員留學,應該說,校園足球管理層的想法是非常好的,但在具體操作的時候卻出現了讓人啼笑皆非的一幕:外籍教練開始準備上課,地點當然是足球場了,這個時候大家當然要穿着足球鞋,結果還是有人穿着旅遊鞋,最讓人瞠目結舌的是,竟然有幾個「教練」穿着皮鞋就到場了。

U13總決賽2支:成都棠外(成都棠湖外國語學校)、嘉定徐行中學;

很多年前,記者採訪在青島紮根青訓的老帥劉國江,他當時就說,很多孩子踢得很好,但小學一畢業,他們就不踢了,改成好好學習了。3年前,記者再次在青島採訪鯤鵬,這是一家紮根青訓的業餘俱樂部,在全市範圍內和眾多中小學合作進行足球培訓,俱樂部擁有一批有職業經歷的青訓教練,比如前申花球員鄭偉等,但負責人吳建濱還是憂心忡忡地告訴記者:「很多好苗子,踢到12歲小學畢業就不踢了,我們當時有個孩子被魯能足校看中了,但他最後放棄了足球,決定繼續上學。」

這樣的制度,這些外聘的足球教練又有多少熱情來持之以恆地培養青少年足球運動員呢?他們最多只是教會一些孩子踢球而已。

「中國足球的困境和足球之外的其他困境有時候很像,外部的環境,內部的環境,相互之間的掣肘,要實現突圍並不容易,最終,批評與謾罵成為一種常態。」在國奧最終結束了U23亞洲杯之際,球迷「亂步秋山」這樣點評。

再後來,通過各種反饋,記者發現,這絕不是個案,而是普遍的現象,因為在家長看來,小學學習壓力小,孩子踢足球鍛煉身體沒什麼不好,但上了初中,再踢足球就影響學習了,所以足球就被放棄了,甚至被禁止了。

目前的中國,校園足球搞得不錯的,其實背後都有足協和俱樂部的影子:2019年青超總決賽4個組別,校園足球球隊分佈如下:

恐怖的「青少年12歲困境」再來舉一個例子,這是一個非常細思極恐的例子。

當然,教育系統的人也注意到了這個問題,他們也在尋求改變,比如現在強調體育課不能替代,而且準備擴大體育藝術課程的比例,再加上此前所說的不少名校非常重視足球,進而產生了一定的示範效應,等等,但必須要說的是,這些其實都是治標不治本。

U17總決賽7支:成都棠外、長沙雅禮中學、重慶輔仁中學、華南師大附中、廣州5中、廣州玉岩中學、建業鄭州中學。

校園足球和青訓挂鉤,其實就是這種和俱樂部及足協合作的方式,但是,這種方式同樣有不穩定——既然是合作,未來就可以不合作。

U14總決賽2支:成都棠外、廣州執信中學;

長沙雅禮、華南師大附中、石門實驗、翠園中學,這些才是正道,可是,太少太少,好在,像長沙雅禮、華南師大,包括人大附中,都是全國名校,他們的示範效應也在顯現,多少讓人有了一絲欣慰。

今日关键词:中国女排集训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