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安法院以涉案微信公众号评估价值400万元为基础-新闻聚焦-汾湖新闻
点击关闭

支付合作-静安法院以涉案微信公众号评估价值400万元为基础-汾湖新闻

  • 时间:

孙兴慜一条龙破门

軟文收入按照廣告收入的20%作為招商費給項目合作推薦人或對接人,廣告收入的30%作為撰稿費給軟文撰稿人,其餘廣告收入扣除編輯費後由原、被告四人平均分配。

  她们是怎么通过公众号赚钱的?

寫「消費指南」年賺300多萬

從2016年7月首筆盈利開始,截至2017年7月,「重要意見」累計收入300餘萬元。

截自相關裁判文書2017年11月6日,三人將趙某告上法庭,后經原告方申請,青島市市北區人民法院裁定被告停止對涉案微信公眾號的全部修改、刪除、發佈信息、遷移等使用權限。2018年6月29日,騰訊公司對涉案微信公眾號進行了封號。

從推送文章的內容來看,該公眾號的定位大致是一份「消費指南」,因此願意關注的粉絲,大多消費力較強。

好物筆記收入按照廣告收入的20%作為招商費給項目合作推薦人或對接人,廣告收入的60%作為導流費給好物筆記撰稿人,其餘廣告收入扣除編輯費後由原告袁小珊、原告張瑩和被告三人平均分配。

創始人「拆夥」,作為虛擬財產,一年攬金超300萬元的公眾號,具體該怎麼分呢?近期,這起全國首例微信公眾號「分割」案,終於有了結果。

據此,法院認定原、被告之間構成合夥關係。

據微信公眾號「上海靜安法院」,法院審理后認為,微信公眾號雖在出資種類、經營方式、收入結構等方面存在特殊性,但各當事人協商建立涉案公眾號,以撰寫文章等勞務方式出資,共同運營、共享收益,符合合夥特徵,構成個人合夥關係。

最終,靜安法院以涉案微信公眾號評估價值400萬元為基礎,綜合考量微信公眾號的影響力、傳播力、預期收益、運營特點等因素酌定趙某向尹某、袁某、張某各支付折價補償款85萬元,同時,依照各先前已經分配部分的分配比例,支付合作期間稿酬、招商費、導流費及分紅等。

資料圖,圖文無關(來源:攝圖網)

由於此前還沒有類似案件出現,微信公眾號作為網絡虛擬財產,是否具有經濟價值?散夥時如何分配利益?法院進行了謹慎地審理。

好物筆記由廣告商前期支付一定金額的基礎廣告費,後期根據商品導流所產生的交易金額,支付一定比例的二期廣告費。

  收入分配引发“改密码”风波

  法院认定公众号属个人合伙

  四个女生一台戏

在自媒體時代,不少合伙人就像此案的四位當事人一樣,僅停留于「口頭約定」,唯恐簽書面協議會傷了彼此的交情。所以,此案也為這些合伙人們提了個醒:

2017年7月12日前後,趙某自行修改了銀行賬號、公共郵箱等密碼,自此原告三人未再參与「重要意見」的運營。而實際上,「重要意見」在第二天(7月13日)發佈好物長圖片后,也一度停止更新,直到當年12月24日才恢復。

其三,原、被告在公眾號設立之初就對相關事宜進行了詳細的討論和溝通,發佈的多篇合體文也提及該公眾號由四個人共同運營。且在發生爭議之前,原、被告均知曉銀行賬號、開戶行、密碼,公共郵箱也由四人共同掌握;

由於經營得當,定位明確,「重要意見」俘獲了大批受眾的心。建號三個月,「重要意見」就實現5萬以上的用戶增長;截至2017年7月13日,其粉絲數量為94700。

最終拆夥但正是在2017年7月,四人終於對如何「分錢」產生了分歧。

原本,她們對的收入分配方式是:

分割需支付三人補償款各85萬元

目前,裁判文書網已公布相關案件的一二審判決書。每經小編注意到,三名原告和被告都是80后姑娘。

林彬:它是具有廣告投放價值和商業盈利價值的,我們是在評估價格400萬的基礎上,還綜合考量了微信公眾號自身的一些特點,還有預期收益等等,最終酌定它的價值為340萬元。

圖片來源:經濟信息聯播上海市靜安區人民法院法官

其二,公眾號以原、被告獨自或以合體文的方式發表文章,且各方發文數量相當,帶來的廣告收入相當,故認定原、被告均對公眾號進行了勞務出資;

雖然蘊含著巨大的商業利益,但是微信公眾號的虛擬財產法律屬性卻一直「妾身未明」。可以說,此案的判決是一個「契機」,明確了微信公眾號是「具有獨立性、支配性、價值性的網絡虛擬財產,具有商業價值」,並且為微信公眾號未來的發展解答了一系列法律問題:商業價值如何認定?共同運營者是否構成合夥關係?在面臨創始團隊分家時,價值分割和收益分配又該如何確定?法律正是在處理這些新興案件的司法實踐中與時俱進的。

廣州日報指出,近年來,微信公眾號成為品牌營銷、廣告投放的新渠道。一些高流量的「自媒體」,推廣費用報價高達數萬元甚至十余萬元,而估值更是動輒千萬元。此次財產分配案涉及的微信公眾號在經營上也很成功。據報道,這個以原創內容為主的消費和生活類公眾號,由四個合伙人共同設立,年收入達300多萬元。

2016年1月31日,80后女生尹某在微信公眾號「重要意見」的開篇文章中,寫下了上面這些話。除了她,另外3個人即為文中提到的趙某、袁某、張某。

「這個公眾號不是我一個人的,是至少四個人的……我們四個人就是趙總裁、袁美麗、天才張和我(尹珊珊)」。

原本四人約定,共同運營、撰稿,除稿費、招商費等費用平均分利。然而好景不長,代表四人申請賬號的趙某未經其他三人同意,自行修改了公眾號及銀行卡等密碼,「合夥」關係就此破裂。三人共同起訴另一人要求「分割」公眾號財產。

其四,在原、被告合作期間,各方已經按照約定的方式對公眾號的部分盈餘進行了分配。

圖片來源:經濟信息聯播涉案公眾號有自己的標識,欄目架構及運營理念,有別於其他網絡資源,具有獨立性、可支配性及商業盈利價值,屬於網絡虛擬財產。

其一,在公眾號籌備期間,原、被告曾共同商定公眾號的logo設計、收入分配方式等重要事項,也以文字形式對外宣稱公眾號為共同所有;

  媒体评论:想合作长久,先立好规矩

截自相關裁判文書在該公眾號運營期間,趙某還以個人名義和品牌商就公眾號合作事宜洽談簽約。此外,四人多次分別或合署在該公眾號上發表文章。

而利用粉絲流量,為品牌或商品進行宣傳,便可集廣告收入、導流收入等多種盈利模式於一體。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每日經濟新聞(博客,微博)。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軟文由廣告商支付協商一致的定額廣告收入;

無規矩不成方圓,想合作長久,先立好規矩。書面協議必不可少,要明確約定好合夥份額、分配模式、退出路徑等事項。只有這樣,信任才能更加穩固。

成立僅一年,該公眾號收穫了近10萬高質量、高消費力粉絲,與眾多品牌展開廣告合作。從內容創業的角度來說,這無疑是成功的。

豆瓣上還有四人合著的同名書籍,評分和評價如圖所示

截自《重要意見》電子書開篇詞判決書指出,「重要意見」主要通過撰寫「軟文」或「好物筆記」的方式與廣告商合作,以獲取廣告收入。其中,

圖文無關,資料圖(來源:攝圖網)

截自微信公眾號「重要意見」相關文章

而隨着公眾號經營發展,大家逐漸對這樣的分配方式感到不滿。

一開始,三人要求趙某支付170萬元公眾號經營所得,賠償損失,並交出密碼,恢復「共同運營」的關係。后在案件審理期間,她們更改訴訟請求,表示若法院認定成立合夥關係則同意解除合夥關係,涉案微信公眾號由趙某繼續運營,要求趙某補償三人各100萬元,並分割該微信公眾號的經營所得。

截自相關裁判文書判決書顯示,2016年1月,趙某與朋友尹某、袁某、張某在一次微信群聊中,也萌生了共同設立一個微信公眾號的念頭。商議之後,趙某以其個人名義註冊成立了「重要意見」微信公眾號,並開設銀行賬戶作為公共賬戶。

一審判決后,被告趙某提起上訴。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審理后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目前,判決已經生效。

今日关键词:洛阳失联女孩遇害